标王 热搜: 书法  国画  山水  张少周  花鸟  名家  张大千  画廊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古今评论 » 正文

“评判”推进发展,发展提升“评判”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0-21  浏览次数:31
 “评判”推进发展,发展提升“评判”


                                                         吕康鸿

[内容摘要]“评判”是目标与导向。“评判”促进发展,发展推动“评判”。此乃中国书法的正道与良性循环。我们应该认识书法的特点和评价的要素。建立有利于中国书法继承与发展的、大众认可的“评判”和书法发展体系,以促进中国书法的健康深入发展。

关键词:评判  组织  方式  继承  发展

 吾爱书法久矣。大学期间,曾代表学校参加一九八一年全国大学生书法竞赛,虽未获奖,亦足见其爱。之后,常挂爱于心而少动于手。近二十年来,算是存意书法而日日课之。这期间,自然与书法资料、报刊杂志相伴。在我的心目中,《中国书法》杂志是

最规范、最全面深刻、选材最精良、最具系统性且凸现专题性的刊物,总之是我最爱最认可的书法刊物。刊物本身就是书法评判的好窗口,好示范。十多年来,我看了《中国书法》的每一期,且将其分年期装订成集,排列于书橱之中。

而今得见《中国书法》组织以“当代书法评判体系讨论”为题公开征稿与讨论,不禁眼前一亮,为之一震,实有见英雄,望领袖之感。贵刊在目睹当今中国书法状象之时,举起旗帜,真可谓见识与气魄,真可谓一身正气,时代先锋。君可见,激扬中华文化,匹夫有责;正道中华书法,同道有为。这正是千百万炎黄书者之“中国梦”吧。

于此,我从以下方面谈谈个人之拙见。

一、书法与书法评价

1.对书法评价的认识。

“评判”历来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准与取向。科学技术物质产品的评价标准是实践应用,体育竞技的评价标准是赛场一见高下。而书法评判则具有十分突出的特殊性。

书法属于文化艺术,其中绘画、雕塑较具象而使人容易感受而分辨。音乐也与与生俱来的听觉感受产生共振与呼应。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尚能初步感受到一幅画和一段音乐,但一般却不能感受一幅书法作品。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大道从简,是因为书法具有高度抽象、广泛具象的突出特点。可谓一点一画见万物,一字一行呈百态。这就相应强化了读者(评者)的“再创造”要求。这自然就与评者的素质修养、能力见识、性情好恶等方面有较大的关系。其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矣。这样看来似乎有些玄妙,但我们说尽管玄妙,而并非玄学。一幅书法作品给人的感受对绝大多数人在方向上是大体一致的。书法评价在悟(即再创造)的同时也是有一些基本规律可循的。

2.“书法评价”的相对标准。

“书法评价”的相对标准是什么?也就是什么样的书作是好的书作呢?这似乎是一言难尽但又只能是一言而尽的问题。南朝书家王僧虔曾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方可绍于古人。”所谓神采,即作品点画线条及其结构组合中透出的精神、格调、气质、情趣和意味的统称。相对具体地说是蕴含和表达出正(正能量)和美的书法是好的书法。一幅作品,能使你联想和感受到诸如和谐、饱满、端庄、纯洁、真情、朴实、大度、豁达、伟岸、刚毅、果敢、巧妙、灵动等等正派的美好的感受,具有自然蓬勃的生命活力。能净化心灵、激扬志气。总之给人与社会以真、善、美的精神文明的作品就是好的作品。如果使人感到木讷、呆板、单薄、虚空、乏力、猥琐、张狂、粗俗、虚假、做作、矫柔、谄媚等等即假、恶、丑的作品就不是好的作品。当然这可能是部分的,甚至有些相互交叉的。即有某些好的感受,也有些不足的,甚至是不好的方面。

以上说的是书法的“神”,虽然有些玄妙,但的确又是客观存在,是一种综合的、高级的客观存在在主观上的反映,这就是书法的奇妙之处。这方面,书法与儒释道相近,与哲学相映。总之她充分体现着中国的文化与文明,所以熊秉明先生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

以上是从书法的“神”的方面来说书法评价,那么从形的方面又如何呢?总的说来,形神相依,而相得益彰,没有好的形何以得好的神。所以我们应该说“神采为上,形质不会次之”也。所谓形即形状,就是点画线条及其结构组合的外部形态。这里仅说说书法最基本的元素即点画线条。点线质量最基本的要求是“力、立、律”。“力”即力度或力量感;“立”即立体感;“律”即节奏旋律,即对比与和谐统一,包含疾涩、粗细、长短、枯湿、主次等方面的对立与和谐统一。所以那些点画软弱、单薄、漂浮、粗糙、泛散、干枯的书法就不是好的书法了。这样的点画无论怎样拼装、烘托都无济于事。这样的书作并不少见,甚至在一些入展作品中也不鲜见吧。除此,还有结字与章法的呈现。

以上说的是书法评价的相对标准。但实际评价起来,却又是那样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纵观古今,书论万万千,书评千千万。历来就有大小王之争,碑与帖之辨。人皆知孙过庭在书谱中说:“至于诸家势评,多涉浮华,莫不外状其形,内迷其理,……”

“暨乎崔、杜以来,萧、羊已往,代祀绵远,名氏滋繁。或藉甚不渝,人亡业显;或凭附增价,身谢道衰。加以糜蠢不传,搜秘将尽,偶逢缄赏,时亦罕窥,优劣纷纭,殆难觎缕。其有显闻当代,遗迹见存,无俟抑扬,自标先后。……”

“吾尝尽思作书,谓为甚合,时称识者,辄以引示。其中巧丽,曾不留目;或有误失,翻被嗟赏。既昧所见,尤喻所闻; ……”

古人之评,虽然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之嫌,但终非以假乱真,黑白颠倒。古人一般是源于个人的认知好恶,而没有特别的厉害得失。而今天的人就复杂多了,仅看社会现象中的拜金主义、弄虚作假、恶意炒作、强势垄断等风气,必然会对文艺界及其书法界产生影响。近年来,出现的多种现象,数件人事,诸君当有目共睹。我们只说希望几个“不要”:即不要以权谋私、不要与人划等、不要以偏概全、不要单看展赛(或头衔)……

二、建立相对科学的、公平合理的、广泛认可的书法评判体系。

评判是导向,是实行目标的指南针,是行业标准及其区分。对于书法这样的精神产品的评价,则具有更多的相对性、模糊性和复杂性。但我们的游戏规则(评价体系)则要尽力体现目的方向性、公平合理性、科学明确性和实践操作性。这方面恐怕要由书法家、书法评论家、鉴赏收藏家等方面的个人和团体进行专门细致的研究。这里,我仅说说个人的意见与建议。

1.打破垄断,建立竞争。

文艺历来就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说。多年来,我们都看到的是中书协的几乎压倒性的一些展赛及其报导,建议贵刊提议并组织或者说协助新成立一个全国性的书法社团组织,吸纳会员,开展活动,该组织以《中国书法》杂志为主阵地报导宣传。相信会得到广大书者和社会认可与响应,并能促进书法评价和书法发展繁荣。形成合理竞争,避免一家独大。

2.“中书协”的工作开展与活动组织应尽量全面多样并应进一步与时俱进、与众俱进。

(1)展赛活动有好的方面,也起到一些推动作用,但嫌单一。2011年就制定了考级制度与规划,这不错,但实为虚设,未见成效。

(2)展赛本身实施与结果多有褒贬。一年搞几次、十来次,到现在达十几次甚至几十次,多不多?人家运动会有这么多吗?青歌赛几年一次且全国听评。我看书展中有人一年几次获奖,每次奖金一万元了事,给人的感觉像是“挣钱”。

(3)东道主越来越“当道”。东道主入展人数为其他省市的几倍十几倍,是自身为非东道时的几倍或十几倍。有人置疑这是看作品评还是看人评?好一些省市“相形见拙”,不禁“自惭形秽”,发展就这样不平衡吗?

评选是否令人信服。评选本身并不透明,出来的与没出来的也无法比较。所以网络上有人调侃说若王羲之参选,也会被认为迂腐而不能入展,我也听到好些人如是说。

(4)“入展二次可加入中书协”。对于某些“天才”未见难。但真有千万的书者,从书几十年、投稿几十次都不能。那么可不可以考虑个“入选”千余人,入选五次或十次可加入中书协呢?精神可嘉,水平低一点就不能适当鼓励吗?要知道入选千余人也算是百里挑一了。不过也有不少人是不愿参加展赛的。

3.进一步发挥报刊杂志、网络等媒体的传播导向作用。信息化在各领域各行业发挥出前所未有的巨大作用。评价体系的大众性、广泛性、公开透明性等方面需要信息的配合与支持。贵刊设在“评判体系”的讨论,就是这方面的开创与示范。

4.评价体系的基础是市场体系机制的建立。我历来不赞同说“书法作品已脱离实用性”的说法。书法作品仍具有商品属性,具有价值与使用价值。既如此,就必然应与市场相关相连。而现今的所谓“市场”很不成熟,甚至不正常。所以我们应该尽力而为。比如我们如何做好书者与收藏者、使用者、爱好者之间联系的纽带和桥梁。甚至是否可以考虑协会中应有收藏者、、爱好者的企业家以至文化传播或装饰公司的人加入并一起活动。使书法得到社会的评认和转化。相应的也有利于书协以及书者个人的经费问题。甚至是否可以将团体称为书法家、收藏家、爱好者协会。贵刊可否在这方面做出尝试呢。

三、中国书法应为中华文化与时代文化作出应有贡献。

我们说评价的目的和作用是推动发展,发展又会促进评价,其根本是发展,发展就要普及与提高。既要大众,也要精英。既要发展,就要继承与创新,也就要有正确的认知和评价。这之间是相互关联,相辅相成的。

这里,我们仅说说继承与创新的问题。继承是根基,没有继承,何奢谈创新。没有中国传统书法的良好基因,穿时髦的外衣,靠外界的烘托,都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说到此,我们有必要讨论一下当今所谓“今尚式”与“今尚色”的说法,我同意黄宇生先生说这并未经足够时间和历史检验所以并不能成立的看法。除此我还说并非大众的认可,不能把所谓“今尚式”与“今尚色”认为是当今书法的崇尚与追求。然而最本质的是:“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明清尚态”都是崇尚书法之内涵,我们当代岂能一变而为崇尚外在形式,这岂不见笑于大方之家,岂不成了当代中国书法之大悲哀了吗?但这确实为当今的一种现象,一种潮流,其影响可谓不小。其根源在浮躁与取巧之心,其膨胀于现实的展厅书法,这足以引起我们重视与反思了。让我们回过头看看古代书家的思想素质,他们的单纯与执着,他们从孩童以至终身的钟爱和投入,是我辈所不及的。面对他们的人与作品,我自认终生难及。这不由我想起王宠在临写鲁公麻姑仙坛记时说自己是“聊以效颦而不及万一也”。所以我们都在思考中国书法如何面对祖宗,如何面向时代,如何面向大众,如何面向世界。作为一个书者,应该有怎样的思想认识和实际行动。应当承认我们受到过一些干扰,产生过迷惘与彷徨,听到并看到一些不想听到或看到的人与事。但是我们该相信,经过时代的沉淀,决策层的萃取,前面的道路是越来越清晰,环境越来越整洁,方向越来越正确,前途越来越光明。

然而,最现实、最具体、最值得欣慰的是贵刊组织开辟的“当代书法评判体系讨论”。个人认为这个讨论应该较长期地深入进行。面对书法,贵刊是大有作为。我作为书者,理当尽力而为!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鉴定服务 | 发展历程 | 入网指南 | 会员权益 | 网站顾问 | 名作征购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入网协议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京ICP备12017752号-14
Powered by DESTOON